本期推荐

发布日期:2022-04-08 14:03   来源:未知   阅读:

  2007年泛美运动会,2007年7月26日,当裁判员举起哥伦比亚运动员Jackeline Renteria(左)的手宣告她获得第十五届泛美运动会女子55公斤级自由式摔跤冠军时,Jackeline Renteria和她的美国对手Marcie Vandusen(右)几乎同时忍不住热泪盈眶。在此之前,裁判曾判定美国选手获胜,但哥伦比亚队提出抗议,裁判观看录像后改判哥伦比亚运动员获胜。

  就在我拍摄这张照片之前,不服气的哥伦比亚选手一直趴在地上哭,不愿意起身,于是我把镜头对准她拍摄几张照片,但觉得情绪表现过于平淡。哥伦比亚教练此时走到裁判长身边争辩,虽然我听不懂他们的语言,但从他们的表情和裁判长立刻走到电脑前观看录像的动作判断,这个比赛还有戏可拍。果然形势逆转,裁判最终举起了哥伦比亚选手的手,此时她依旧在哭泣,只不过是从委屈流泪变成了喜极而泣,而此前一直在庆祝胜利的美国选手则从天堂坠入了地狱——真是悲喜两重天,我也在这个时刻适时地按动了快门。

  当然,戏剧化情节并不是每时每刻发生,当比赛平淡无奇时,我们也许可以运用一些手法,使照片看上去显得戏剧化一些。在这方面,慢门是一个常用手段—它可以使照片更具动感,也能使背景虚化,运动身姿更加突出,它还能对运动场景进行艺术夸张。

  图五拍摄于2007年9月全国水上运动会,在激流回旋比赛中,水泵制造的“狂野的河”。如果你到过比赛现场,你会发现这条人工河确实水流相当湍急,但在慢速快门的作用下,湍急的河流涌起了滔天巨浪,仿佛要把运动员吞没,而身影显得渺小的运动员则以自己无畏的精神与巨浪搏斗。

  这就是慢速快门的魅力—你几乎永远无法准确地知道它会对照片发生的场景进行怎样的艺术夸张。

  实际上,这并不是体育摄影记者的专利,还记得罗伯特·卡帕拍摄的诺曼底登陆吗?慢速快门(这也许并非卡帕有意为之,而是在现场阴暗的光线下的无奈之举,不过有谁知道真正的答案呢?)造成的模糊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紧张感,你仿佛就是其中的一个小兵,在枪林弹雨、鲜血四溅中穿梭,想抓住生存的一点点希望,这一刻,一切都是模糊的……

  想到了罗伯特·卡帕,也想起了自从我成为体育摄影记者后就一直缠绕我的一个问题:

  如果安塞尔·亚当斯来拍摄体育比赛,他会怎样运用自己的观察和想象创作出赛场的上的“月升”?

  如果亨利·卡蒂埃·.布勒松来拍摄体育比赛,他是否会认为程菲扑向跳马,身体腾空跃起,指尖已经触摸马身,手掌却还悬在空中的瞬间就是一个绝妙的“决定性瞬间”?

  如果让卢普·西夫来拍摄体育比赛,他又将用怎样的光影,为我们呈现出赛场上优雅的“奔跑”?

  我很伤感,因为我的问题似乎永远也不可能得到答案—先贤们已经随风而逝,只留下无尽迷茫和不知所措;然而,又或许答案早就放在眼前了—他们的作品就是一种回答。从那些传世之作中,似乎可以大胆地猜想:无论如何,他们绝对不会把体育比赛仅仅当作是拍摄“动作”照片的机会,而会尽其所能地在这些体育照片上展现自己的个性。

  那么,你准备如何做呢?(作者是第51届“荷赛”体育动作类组照二等奖获得者,新华社记者)

Power by DedeCms